文学与酒总相关

BA彩票平台_【官方娱乐唯一直营平台app】*> www.virtualbahla.com 2018-02-02 09:56 来源:昭通新闻网

淡墨

一坛陈年老酒醉了中国文学。文学与酒总相关。

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总少不了一个“酒”字,文学与酒结缘,这已经是中国古典文学的一大特征了。我想大家都不会忘记杜甫的《饮中八仙歌》吧,这饮中“八仙”可都是中国的文化大家??!“酒狂又到诗魔发”,酒在历代文人的精神世界里发酵,酒文化丰富了中国文学,中国文学催生了酒文化,在中国文学史上便出现了一种诗酒交融的局面。

据王仲文先生《李清照集校注》考证,李清照写的词一半以上都与酒有关?!耙缓蔷葡蚕喾?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谈笑中?!薄度菀濉肪褪且跃频闳嫉氖士?,文中更有“曹操煮酒论英雄”、“关云长温酒斩华雄”等精彩篇章。在《三国演义》第五回中,是这样描写关云长温酒斩华雄的:曹操教酾(shī)热酒一杯,与关公饮了上马。关公曰:“酒且斟下,某去便来?!背稣侍岬?,飞身上马。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,喊声大举,如天摧地塌,岳撼山崩,众皆失惊。正欲探听,鸾铃响处,马到中军,云长提华雄之头,掷于地上?!渚粕形?。这真是,作品中英雄常留,酒香常在。

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“性格傲岸,愤世嫉俗,豪放不羁,才气纵横”,一生“嗜酒”。敦敏《题曹雪芹》诗说:“秦淮旧梦人犹在,燕市悲歌酒易醺”、“寻诗人去留僧舍,卖画钱来付酒家”、“司业青钱留客醉(敦诚句)”;他的好友张宜泉也说“其人素性放达,好饮”。这些都说明了曹雪芹这一生离不开那一口酒,他是“不惜金龟掷酒垆”的。但曹雪芹的晚景十分凄凉,穷得他想喝酒都要朋友“解佩刀”去质酒了。敦诚在《佩刀质酒歌》的小序中这样写道:“秋晓遇雪芹于槐园,风雨淋涔,朝寒袭袂。时主人未出,雪芹酒渴如狂,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饮之。雪芹欢甚,作长歌以谢余。余亦作此答之?!辈苎┣鄣耐砭坝纱丝杉话?,他甚至于到了“举家食粥酒常赊”的地步了。敦诚《赠曹雪芹》诗这样写道:“满径蓬蒿老不华,举家食粥酒常赊。衡门僻苍愁今雨,废馆頹楼梦旧家。司业青钱留客醉,步兵白眼向人斜。何人肯与猪肝食,日望西山餐暮霞?!辈苎┣奂抑械男÷飞铣ぢ伺钶镌硬?,衰老枯萎得连花也不会开了,全家人穷得“废馆頹楼”只能喝稀饭过日子,买东西又还常常欠着人家的钱,连他离不得的那口酒也只能是“酒常赊”了。曹雪芹晚年的生活情景凄凉悲惨,不言而喻。但曹雪芹正是在这种“蓬牖茅椽、绳床瓦灶”,“废馆頹楼”,“举家食粥酒常赊”的条件下,“于悼红轩中,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,纂成目录,分出章回”终于完成了《红楼梦》这部伟大的小说。那真是“浮生着甚苦奔忙?盛席华筵终散场。悲喜千般同幻渺,古今一梦尽荒唐。漫言红袖啼痕重,更有情痴抱恨长。字字看来皆是血,十年辛苦不寻?!卑?!

《水浒传》更是一部渗透了酒文化的文学作品,在《水浒传》的许多章节中都写到酒,《水浒传》第二十九回“武松醉打蒋门神”;《水浒传》第二十二回“景阳冈武松打虎”的三碗不过岗都是《水浒传》中的经典故事,都是文学与酒结合的优秀篇章、精彩范例?!端按返谌呕刂械乃谓?,在幽囚于浔阳之后,又曾独酌浔阳楼,酒后疏狂,抒写郁闷,断然题下“他时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”的“反动”诗词,引出了那段千年传奇,而宋江也因醉酒浔阳楼题反诗而闻名天下。

酒在唐宋诗词中是出现频率最高的意象。李清照的《如梦令·常记溪亭日暮》: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?!闭馐状室蛭迫谌肓宋难?,因为酒的融合而生成了诗意,品品吧,韵味多么深,情景多么美好。读来真的感觉缕缕酒香。词的意境就像一杯美酒一样醇厚,每一句,每一个词都释放着酒的能量,就像一杯香醇的老酒其中个味品尝不尽。在唐宋诗词中,酒甚至于在诗中燃烧着、呈现着诗人不同的人生气质和性格。李清照的《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》: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?!闭馐状试傧值氖且桓龀錾谝桓霭梦难б帐醯氖看蠓虻募彝ッ殴胄?、一个“少年便有诗名,才力华赡,逼近前辈”的女词人的人生气质,那种“侍儿扶起娇无力”的“娇”“骄”二气都跃然纸上了。而秋瑾的《对酒》:“不惜千金买宝刀,貂裘换酒也堪豪;一腔热血勤珍重,洒去犹能化碧涛”这里所体现出来的却是一个中国女权和女学思想倡导者的心胸,以及她侠肝义胆的英豪气派。这里显示的是一个铁血男儿般的女中豪杰形象。而“五花马、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?!保ɡ畎住督啤罚┱庋氖比痪椭荒艹鲎苑缌髻觅?、洒脱不羁、气势豪放、“不露文章世已惊”的李太白之手了。

那么,酒在文学中为什么会有如此的神性和魔力?我想,这是因为在我们的生命过程中,除了血液之外,恐怕就只有酒是一种最具神性的液体了,酒也燃烧生命呀!西晋“竹林七贤”之一的刘伶就是因喝酒独享大名的“千古醉人”。知道刘伶醉酒这个故事的人,我想大家都对不会忘记“杜康酒坊”门前那一副对联:“猛虎一杯山中醉,蛟龙两盏海底眠”。酒,有一种火的秉性,它是世界上最柔软的刚烈,酒是文学的(兴奋)发酵剂,它最能燃烧诗兴和灵感了。说到酒,这让我想起我的散文《高原老人》中的一句话,这句话至今还让我感到十分得意。在写到高原老人耄耋之年的生存状态时,我这样写道:“他老了,生命的山已经伸入雪线,不想女人了,还想酒……”

酒是粮食的精气神。酒是神的唾液。它让我们在岁月中咀嚼和回味那人生的酸甜苦辣,“功名万里外,心事一杯中?!保ǜ呤实摹端屠钍逃鞍参鳌罚?/span>

没有酒香哪来书香?酒展示了读书人的豪兴和风骨:“李白一斗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(杜甫)?!笆蚴?,酒千觞,几曾着眼看侯王”(宋·朱敦儒)。

酒是鼓动生命的核能量,它让人性贲张?!熬剖撬兄稹?,酒兴奋着并燃烧着中国文学。

 


昭通新闻报料:0870-2128964   昭通新闻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:陈元云 责任编辑:李梦菲
关键词 >>
    BA彩票平台_【官方娱乐唯一直营平台app】*>